國際

五百旗頭日本最負盛名的政治學家

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發布時間:2018-10-12

現在中國并不是要打造一個完全不同的經濟組織,中國還是和世界的市場經濟體制接軌的。從這個角度來講,現在的摩擦不叫作冷戰”。

《財經》記者 馬國川 | 文 蘇琦 | 編輯

“我不認為世界會進入一場新冷戰,”五百旗頭真近期在接受《財經》記者專訪時說,“現在的摩擦不叫作冷戰。而且現在開始冷戰,中美兩國完全得不到任何利益。”

五百旗頭真是日本最負盛名的政治學家,曾任日本政治學會理事長,是多屆日本內閣首相的座上賓。他也是“新日中友好21世紀委員會”委員,該委員會是中日兩國政府的咨詢機構,負責向兩國政府提出報告和建議。今年是中日締結和平友好條約40周年。在五百旗頭真看來,目前中日兩國關系很好,今后應該更緊密地合作,應對世界的挑戰。

五百旗頭真認為,未來的國際局勢當中,美國和中國應該是絕對重要的角色。

對于目前中美貿易戰,五百旗頭真說:“中國完全可以采取對抗行動,但是在對抗的同時,中國怎么樣拿捏好其中的平衡,不要破壞了整體的經濟,我們對這一點非常關心。”五百旗頭真指出,全球化最大的負面效應是兩極化,激起了反對全球化的浪潮,“反全球化的問題雖然十分嚴重,根深蒂固,但是它到最后不會取得成功。我們一定要共同思考,如何跨過這個局面”。

“中國的崛起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非常特殊,”五百旗頭真說,“我很期待今后的中國能在穩定的發展中,建設一個更充實、更健全的社會,在世界上散布美德,成為一個不僅僅考慮自身利益、也為他人謀福利的有德行的大國。”

中日兩國應該“吳越同舟”

《財經》:今年5月初李克強總理訪問日本之后,兩國關系回暖。請問您怎么評價現在的中日關系?

五百旗頭真:李克強總理訪日時,我非常榮幸地參加了安倍首相舉行的歡迎晚宴。我認為,國際關系的重要潤滑劑,應該是雙方都能夠認識到彼此的重要性。

對現在的中國來講,特朗普這個非常有個性的總統的登臺是一件很困惑的事情。比起國際關系方面的各種規則,特朗普更喜歡談生意。這一點既有好處也有壞處。比如,特朗普對世界的自由貿易或者保護地球環境就不怎么感興趣,總是傾向于用一種想要破壞規則的態度對待這些問題。在這樣的局面下,從中國的角度而言,和日本這樣一個努力支持著穩定的國際協作關系的國家合作是非常有益的,對維護世界秩序也是好事。

對于日本而言也是一樣。安倍首相和特朗普總統有著非常良好的私人關系,因此在朝鮮無核化等問題上,兩人能夠加強合作關系,強化日美同盟。但是另一方面,安倍首相也對特朗普表現出的反國際主義傾向十分擔憂。比如日本和歐洲的EPA(經濟伙伴關系協定)問題,之前一直沒有進展,因為擔心再出現和特朗普一樣的不穩定因素,現在反而加強了日本與歐洲的經濟合作關系。

所以,日本和中國應該趁著和平友好條約締結40周年的時機,加強自由貿易的合作,加強地球環境保護方面的合作。這樣的合作是非常有意義的。

《財經》:在您看來,現在的中日關系當中還有哪些不穩定因素影響未來的關系,怎么克服它們?

五百旗頭真:“吳越同舟”這個詞非常生動地描寫了中日之間的關系。日本和中國之間有許多因素值得關注,比如東海問題、南海問題等。但是在這之上,還有更重大的、影響到世界秩序的問題。現在的世界上,不只是特朗普總統,還有其他類似的國家領導人存在。比如土耳其總統和菲律賓總統,他們在處理國際問題的時候,并不是像從前一樣做一個遵守規則的好孩子,他們覺得現在的世界局勢非常危險,更應該掌握權力,集中力量保衛國家的利益。麻煩的是,這樣的政治家現在還受到追捧。

在日本看來,如果這種現象成為世界的潮流,那就非常危險。因此,不論是像日本這樣的海上島國,還是像中國這樣的大陸國家,都應該在世界自由貿易的體制內追求更多的共同利益。除此之外別無他路。對日本來說,中國沒有跟特朗普這樣的破壞主義者走到一起,而是采取了捍衛自由貿易和保護地球環境的姿態,這是非常好的事情。日本和中國應該秉持這種大觀念的統一,堅持大問題上的共同點,來開拓一個超越以往的對立關系的時代。

《財經》:作為政治學家,您認為在未來的國際秩序中,日本應該扮演一個什么樣的角色?

五百旗頭真:未來的國際局勢當中,美國和中國應該是絕對重要的角色。中國已經完成了非常引人注目的發展,2010年GDP已經超過日本,十分可喜。不過,美國和中國就像龍爭虎斗,在這種情況下,要維持一個穩定的世界秩序,其實是有困難的。因為一定不可避免地要爭出一個高下。“二戰”時,美蘇相爭,因為有英國在,美蘇反而達成了一個共識。針對目前美國和中國相爭的局面,日本不應該考慮成為一個超大國家,而是成為協調中美關系的第三方。日本斡旋在中國和美國之間,和兩國進行對話,增加一個解決問題的途徑,那樣就很好。

七星彩开奖结果查询